梦中的母亲

搜梦网 168 0

#我的2020#从新疆回来,我是由石家庄中转、顺路去刑台看了一趟儿朋友后,又直接到了锦州的。因为那里有我的事业,有我的梦想与追求,有我的同事伙伴,有我的领导上司,有我扬帆起航的码头,有我梦想成真的摇篮。

一年了,几乎眨眼之间我就又要快离开一年了。还有不到两个月就又要过年了,2021年的春节仿佛一个性急的汉子大步流星地向我们走来了。白驹过隙,倏忽而去,眨眼就要离开我们的视线了。2020年的光阴只剩下后面的两节车厢了;这趟儿列车即承载着我们,又像恶魔尾随我们身后穷追不舍,我们走到哪儿它就追到哪儿,不给人以喘吸之机。时间在让我们创造财富积累经验总结教训和晋升人生台面的同时,又逼迫得我们匆匆过客无可奈何,像个狩猎者把我们往死里赶,它真是个统一对立的矛盾载体,即载着时代的精英,也载着时代的淘汰者。承客的素质名位良莠不齐;也像货车,所载的货物好赖不分。更像汉初三杰中的精典故事:成也萧荷、败也萧荷,造就了韩信又害死了韩信。真不知夸它好啊、还是骂它好啦!记得2020年的年初,疫情横行,全民抗战,白衣天使和战斗特级英雄钟南山倾情奉献,流血流汗,无畏牺牲。没有消烟的战争不同凡响,而我们普通士兵,也就是泛泛之辈的老百姓,参战的方式却是宅在家里不能出去,防止传染和交差感染。也许这是自古以来最为另类和别致的一场战争吧,若在乱世春秋,老百姓能得到这样的优待;不受枪害,不受袭扰,不必遭受离乱之苦,也不用备战支前,想来,那时的百姓能够坐山观虎斗,身临其境地饱览实战场景,不知会幸灾乐祸成什么样子了。可能比卓别林、赵本山的小品极度夸张还利害,骑毛驴啃豆包——乐颠馅了和乐翻天中的许多滑稽情景,都不难想像了。

梦中的母亲-第1张图片-搜梦网

然而,太平盛世年代里的百姓所感受到的情景又是一种什么样子呢?

不用我说,大家都已经知晓了。网络时代信息极快,几乎同时同频就可以把当时场景散布开来。手机方便,自媒体广泛,广播电视和其它的新闻媒体尚且不说,单单头条这一种,就可以迅速极时地把新闻传播到世界各地。因为头条的用户、读者实在是太多了,多到几乎跟牛毛内蒙的草绿相比,没有的事还编呢,何况实事报到了?为了吸引眼球,增加流量和晋职加薪,用户是不会放过任何一条当地新闻的。宅在家里也没有问题,捞不着外界新闻,就发表自家的乐趣。记得有一个小视频,把人憋得钻被里,趴成一个尖尖的长嘴怪物状,居然一趴一爬地把自家的庞物猫狗吓坏了……

初时还没太感觉怎么的,猫在家里看手机玩游戏,吃了喝,喝了睡。可是时间久了,却是感觉异样了。去年我就没有回家过年,即在锦州过的,又是头条用户,而且入驻两三年之余,所以便根据自己当时的亲身经历和切实体会,即兴写过一首七律,尽管拿不出手,却可不得不提。毕竟是实际的体现嘛,也算是那段过往的宿影,虽没有卖弄的资本,可是丑陋也无法遮掩,因为早已发表在我的头条帐号里了。好赖不说,它可以留住记忆,令我回味无穷:武汉蝙蝠遭客杀,殃及陌路遍中华。蜗居锦巷避风雨,网海云天勤幕刷。寂寞已嫌西曰幔,欢欣极待春时花。犹及身世漂何许,可望垂成系哪家。尽管沿袭旧路,可总算把当时的焦急惶惑渲染表达了出来。从这种意义上说,我对那种极时的程度,自己至今都是比较满意的。对于一个投笔于翰林墨迹的追求者来说,表达不出来的时候以及这种时候的居多,常常困扰得人于无奈是一种多么的失败呀!而人的时间和生命是有限的,一直这样败将下去,毕竟是败不起的。刘帮常败而有一胜,在下久困求一击。奋马奔蹄勤执笔,长于沥练比肩齐,我常常这样来励己。

封城闭巷终于迎来了开放之日,我也于万众之中脱缰而出,先于山东打工,继而又转战千里,进军西域,去新疆干了四、五个月,时至冬日大雪漫天的时候回来了。

梦中的母亲-第2张图片-搜梦网

去时欢天喜地,归来垂头丧气,其中的苦楚不必絮说了。这里想说的是,归后,忽如一日,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了自己的母亲,穿着依旧破烂的衣衫,坐在外屋地的灶前小板凳上煮饭,一边往灶坑里填柴,一边唉声叹息说:“唉!赶巴这口食……”。柴是有些湿的,不完全十分的干,灶堂里不乐起火,妈妈用一根烧火棍插在灶堂里挑柴,时常还要猫腰侧身,低下头去抻着脖子吹火。有时,灶坑反常,忽地一下会与妈妈吹火的同时打炝喷火,从里往外炝出一团极冲的火烟,把妈炝得一个后仰,脱落板凳,轻则只是滑稽的一笑,嘴里骂一句。而重则,脸和头发往往要被烟熏火燎,眉毛会烧焦,脸上像是被恶鬼抹了一层黑。遭罪时,母亲会气恼。这类情形充满了我的儿时记忆,绝不止一次。有时引火不久,灶坑明明好烧着呢,却又忽地一下,窜出一团烟火。妈妈久富经验,可也驾不起这冷枪暗箭,猝不及防,吓得又是一次魂飞魄散,人仰马翻。原来是自家养的兔子,冬天夜里寻暖窝,在堵住的灶坑口,不知怎么钻进了灶堂里,而灶口的堵物又没有明显丢失,妈妈没看出,自然不防备,结果就惨不忍睹了。更为可悲的是,那时我们不懂事,把这种惨状当乐景,妈妈有时就会恼羞成怒,气急败坏时,不但骂兔子,打兔子,兔子灵敏,跑掉了,便拿我们撒气。

梦中的母亲-第3张图片-搜梦网

挨打受骂遭惩罚是我们童年常有的事,绝非现在的儿童,庞上天。那时家家孩子多,没有娇惯的说法,常常客人造访都不上桌。回想起来,母亲她们那辈人的生活真是寒酸到家了。

父亲过世早,母亲算是长寿的。明明清晰记得,她的晚年生活是极度得到改善的。这不单是她赶上了改革开放,更为主要的是随着改革开放的日渐深入和逐步完善,全国上下迅速富裕起来。这自然是先从各大城市和先进的地方体现出来的,如北京、长春,偏远乡村是没有获得头几波红利卷顾的。而我的母亲,幸运就幸运在当时都与这上面提到的两座城市有关系。母亲的五妹在北京,六妹在长春。也就是我的五姨和六姨,她们常常周济我的母亲,她们姐妹亲密得融洽,可能因为母亲诚实,曾经实实在在地帮过自己的俩妹,如今发迹了,反过来回报,母亲在被照顾的行列里常常会得到例外的收益。

因而,那时我虽然还没有走出生活的泥潭,兄妹也没有给其多少救济,但母亲在五姨、六姨的帮助下,日子过得是极其滋润的。她不但是早于我们极早的脱贫、过着生活无忧的日子,而且北京都被五姨邀请去过无数次。什么天安门,八达岭,故宫,长城等旅游胜地都留下了她的身影和足迹。可以说,在本村里,她是首屈一指的最为"光棍儿”的老太太,连在一个屯子居住、且是同胞姐妹的,我的大姨,都没有母亲去北京的次数多。去长春六姨家长期居住更是她的家常便饭,她的穿着,有许多高档的衣裤都是两个姨妈给买的。因此,她的曰常扮像是非常利索和有些高贵的。我满以为,她的故去以后,在另一个世界也是从此不会再受穷的了。

梦中的母亲-第4张图片-搜梦网

可是,那天夜里,我为什么又做了一个那样的梦?

醒后,我十分诧异和不解!

世道轮回,难道还会故技重演吗?我的认知里,今生的终点,就是来世的起点。所以,我在努力奋斗和修行,即便此生不能实现梦寐以求的理想,也要给来世打造一个较高的人生基点,以免世世屈居于社会的最底层,吃苦受罪。可是,在今生、来世的过渡地带,也就是所谓的极乐世界——阴间,难道还要重演一次人世的苦难吗?

我的眼泪莫名其妙地涌出来了,立时就想起了另外两次梦:

那还是在新疆,有一天夜里梦见自己的父亲,他于深秋的时候劳动,在冰凉的稀泥里跋涉,把两只鞋都弄湿了,程度严重时灌了泡儿。似是生前的一个场景,父亲归来坐在一处脱着鞋,同时有意无意地让我们看似的,嘴里还咝咝着遭罪的情状……过后的一段时间里,又忽如一日,梦见父亲生病了,依然是生前的情景,头疼的利害,又无医无药,只好拿一条毛巾用凉水蘸湿于额前绕到脑后系牢,像是电影中的伤病员可怜;有时又不系于脑后,只单开苫在头上悠悠当当地垂下耳鬓,又像日本鬼子的军帽,却缺少那种威武与自毫,只剩下残兵败将的衰退了……

两次梦见父亲的时候,我便常常想起,父亲在世时,不管跟我的关系处于何种情况都是不肯放弃这个二儿子的:好时,便送点妺妹们供养它吃不过来所剩余的食物,比如夏天的瓜果,临走时还要嗔怪我不去,他们二老吃不了都可惜烂掉了;关系坏到极限时,他便跑到村政府去告状,自然告不孝。结果是不知底细,不知是缺理没有把我告倒,还是村干部同情于我,把他的案子搁置一旁,不了了之啦!

而母亲对我的态度与父亲却是截然不同的,她一味地倔犟到底,满村声言,就拿我当死了。她也的确做到了这一点,死活好赖从不找我。直到后来我的日子缓过来以后,我主动去认妈,她才喋喋不休地跟我算清帐目,如释重负地接纳了自己的二儿子。

于我来说,这些无所谓,可是当时在场的哥哥可是急得不得了,几次阻止母亲别往下说了,不要旧帐重提。在他的心里,我能出现在团圆的氛围里已实属不易。可妈妈是个犟性子,自认该说的必说无异,哥哥阻止不了。为了打消哥哥的顾虑,我连着笑说好好好,示意哥哥不必担忧,我走不了。至今想来,我自己都惊讶那天性情之好,放在从前,我早就暴躁起来摔门而去。然而那天我却是那样地有耐性地听妈道完,不管有帐无帐,我都认帐,只要母亲肯释怀,便是一件庆幸的事。反正探望的钱没打算拿回去。结果,去掉还帐的钱,还剩余好几十元,便一起都给予。母亲多拿了钱,似乎较满意。

第二次给钱,母亲是毫没犹豫地收下了。

可是,第三次给钱时,她便做难了,有些惊怵地说:拉倒吧,人家知道了能行吗?

我笑笑安慰说,没事没事,不会知道,我这是偷着匀出来的。那时挣得多,在卡伦的翻沙厂里,平平常常五七千,无论哪个月,偷留五百,家里都不会敏感出来少。机件工资,没有稳定的收入,我又不是正式工人。

当时心里认识到,母子关系好处哎!紧张到冰火不相容的地步都能够轻而易举地缓解开来。

不养儿不知父母恩,因了我不希求自己的孩子给我什么,所以,想来母亲对我也没有什么物质上的希望。如果说有的话,可能也就是所谓的心意吧。做儿女的,如果能把自己的心意表达出来,想毕天下父母都不会怪罪儿女的。然而,这么浅显的道理却是耗费了我五十余年的时间才搞明白,其间负出的代价是十分巨大惨痛的。后来虽然又给过母亲几次钱,但总计起来,也没有超出一万之多。有一年,我表现出色,一次给了母亲二千元,居然引起了老妹夫的惊讶!连着告诉老妹两遍的高声喊话。那次,我心方知,原来这老太太的那些好儿好女,居然也没有孝敬她多少实货呀!在上供上,我这个最不好的不孝之子反而拿了第一。可能是由于我的带动,在次年的生日里,母亲荣幸地接到了其三个闺女的生日红包个自上千,在此之前,从没有过,究其多少,我不得而已,也不想探究,没啥意义。都有自家的难处,母亲原本无奢望的,所希求的无非是心意。兄妹们无论敬母的多少,能把心意表达出来,令母欢心,便是合格出色的壮举。比较而言,我却是偏离航线,箭指极端,从电源的一极走到另一极,难怪被电得死去活来的。

终于悟透了这些世理,也一切都为时晚矣!

子欲孝而亲不待,只能相聚在梦里。

梦中的母亲-第5张图片-搜梦网

连日来我常想,已故的二老为何都来与我梦里相聚?是她们缺钱了吗?不应该的呀!我们兄妹五个,各个都是比我孝敬的。尽管去年我没有回家,没有去坟地祭奠给二老烧纸送钱,可是兄妹们是绝不会忘记这件历年公事的,而且我相信,爸妈在另一个世界收到的过年钱一定不会少,因为这几年我在上坟时曾经亲历目睹了兄妹们给其二老的纸燃灰片堆积如"山"风吹不散。可能也就是居于此,去年春节我于锦州才没回去,也没在十字路口给他们寄邮纸钱。我总觉得在十字路口燃纸尽孝有失稳妥,千里迢迢交通不便,治安情况又不知好歹,尤其地址格式不知咋写,万一邮丢了或者被外鬼抢去我又不知变故,而二老又在翘首以盼,望眼欲穿。隔世的思念两头熬煎,故此我推崇上坟的形式比较可靠,犹如我们亲自登门,把钱送到某人的家里托底。我觉得二老不缺我这一个不孝之子,也不会缺我敬献的这点纸钱。这于新疆时,两次梦见父亲,我都是这样想的,只是略有蠢动,想致电近在隔村的二妹,细述梦情,请求她们例行年祭时替我给父亲烧去一双靴子,最好是棉的。因为我知道,靴子也是有单有厚的,在长白公路哈达拐弯儿的屠宰场上班时,职工们于冬季便都穿上白皮的棉靴子,较之单靴那可是暖和不少的。后来我不在那里干了,便把自己穿着的那双棉靴带回家中,至今可能仍存于仓子的旮旯或者地窨里。真希望二妹她们祭扫时顺路去我家翻找出来给爸烧去。可是,转念又想,家里无人,大门上锁,二妹她们如何能够进得屋去?而托人捎信去路过的村庄前妻父处,也就是我以前的内弟家里去找钥匙虽然可达目的,但其间繁锁复杂,人际关系又已紧张到了疆化的程度,还是不必麻烦二妹了吧。而让二妺代替自己多烧些纸钱的想法也曾动过,但听言不是自己亲买亲去,代替似乎又是不灵的。种种原因,只有做罢,还是原先父母在世时他们不缺我这一块臭肉的想法占据了主体。所以,今年打工回来,辗转周折以后便又来到了锦州,又不打算回去了。这才不过十天,居然就梦到了母亲。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父母们不缺钱,为何还要找我呢?为什么还要不远万里来到异乡客地与我梦里相聚呢?

他们到底缺不缺钱呢?不缺钱为什么还是那样的寒酸呢?生前的那些衣物都到哪里去了呢?我的印象里,母亲临终遗留下来的任何一件衣裤都比她在梦中穿戴的要好,怎么又变成了从前的穷样?

我忽忆起,他们可能还是缺钱的。如果阴间重演阳间的景象,爸妈须重头再来,日子不是仍惨吗?我忽又明白,靠兄妺们周济,可能不会足够二老在那里的生活所需的。失去了五姨六姨的帮助,单靠兄妹那点微博的心意可能是无济于事的。因为阳世便如此,虽然都觉得自己给的已足够多了,可结果却是被我这个落魄子弟反拿第一。看来我是必须得回去,父母肯定是缺我手里的这俩儿钱的。

可我转念又一想,还是有点不对劲儿。母亲生前在我面前是从未表现过低三下四的,即便是她住院病危的时候都未曾找过我一次。这次寒舍莅临,大驾屈尊,来锦州梦里与我相聚肯定是想念至极,急迫到万不得已。父亲两次没有搬动我,她便亲自出马了。

肯定是这么回事,母子连心,父子天性,我明白缘由了。眼泪又一次模糊了我的视线……

而我在锦州,又不是无故逗留的。开头就说过,这里有我的梦。我的梦想要腾飞,必须以此为根基。感叹来晚了,头十年就闯出来,发现这一重大的历史机遇,努力创业,现在恐怕早已成功了。那样一来,父亲虽然享受不到我的孝敬,而母亲却是要有足够的时间得到我的回报的。可惜,中国梦没有提前十年来实现,若提前十年来实现,此时,我的心理哪儿还会有如此之多的遗憾。十年,人生没有几个十年。国家呢?有没有?有几个?说不好。可此时此刻,我忽又意识到,当年若是没有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那该多么好。那样一来,中国梦就会正好提前十年实现了,也正好了却了我的宿愿。

然而,现实却是无情地打击了我,也打击了如我一样的许多人。同时,又剥夺了如我母亲一样的众多父母们本来应该在有生之年享受到而最终却因为人为的过失而没能够享受到的诸幸福和无限美好。留给后人的,只有深深的痛悔与无限的懊恼,还有那经久不息的个人前途与国家命运紧密相连的深刻的历史思考……

今年春节,我一定得回去!

2020.12.24——25,于锦州。

标签: 梦见长白头发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