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这辈子我都会护着她”我苦等男神三年,他终于向我表白

搜梦网 62 0

故事:“这辈子我都会护着她”我苦等男神三年,他终于向我表白-第1张图片-搜梦网

本故事已由作者:吾家萌,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每天读点故事”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旁观者的视角~】

我,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歌手,不小心发现了我的高冷女神队长和当红顶流男神不为人知的小秘密。

1

我叫林欣欣,是一个十八线双人女子歌唱组合的一员。我有一个搭档,叫秦诗晴。

我十七岁那年,被经纪人泽哥领到晴姐面前。晴姐不爱说话,眉宇间总带着淡淡的疏离。一开始我以为她对我不满,忐忑了良久才发现她对谁都这样,就连在舞台上也不爱笑。

其实她对我挺好的,不嫌我年幼稚嫩,给了我很多指导。有时我会尊称她为“队长”,可晴姐不许,“队长”这个词对她而言仿佛是某种禁忌,旁人碰不得。

我知道晴姐曾经有个搭档,叫做孟其晟。他俩是男女合唱,搭档了近十年,却在三年前解散了,孟其晟换了经纪公司,进军了影视圈,现在已经是个家喻户晓的大明星了。

对于他换公司,网上有许多传闻。

有人说是因为与经纪人不合。可我曾在公司远远得见过他一次,当时他正和公司老板和经纪人泽哥一起喝茶,相谈甚欢,又怎会关系不合?

也有人说是因为搭档的矛盾。我不知道晴姐和孟其晟有没有矛盾,我只知道晴姐每过几个月会有一天很反常。

那一天她会穿上自己最新最好看的衣服。

她会交代化妆师好好护理她的头发,然后摸一下自己的发梢,看看手感是不是舒服。

她会时不时看一下手机,仿佛在等什么人的消息。

当天晚上无论在哪里演出,她都会格外卖力,仿佛在向谁证明自己。演出结束后我看到有个戴着墨镜和口罩的男人离开了观众席,我看不清那个男人的脸,只看到晴姐跟着这个男人上了车。

晴姐坐在他的副驾上,男人揉了揉她的头发。晴姐别别扭扭得躲了躲,可嘴角却扬起了一抹笑意。

我很少见到这么愉悦的晴姐,那个男人必定是她很重要的人吧。可不知道为什么,第二天再见晴姐时,却觉得她比往常更落寞了。

公司聚餐时,晴姐爱喝酒,喝多了就爱哭。往日看似无悲无喜的人,却在酒后哭得肝肠寸断,让人看着揪心。

所以每每聚餐时我总想劝她少喝点,可经纪人泽哥拦住我说:“随她去吧,让她发泄出来也好,我真怕她把自己憋坏了。”

那些公司里的老人们好像都知道晴姐为什么哭,化妆师姐姐叹着气给她倒酒,助理小哥哥揽着她的肩陪她一起哭,一边哭一边说:“我也想他。”

我没能参与他们的过往,所以我不知道晴姐的悲伤究竟是什么。我只能成为场上唯一一个清醒者,帮他们一个个找好代驾。一般这种时候晴姐都是跟着泽哥的车回去,但有一次泽哥有事没来参加聚会。

我打了车送晴姐回家,一路上喝醉了的晴姐靠着车窗反反复复、断断续续地念着两个字:

“队长。”

2

好不容易将晴姐带到家扶上床,安置妥帖后我环顾了一下晴姐的家。这是我第一次到她家,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布置得如此简单草率的家。除了一些必要的生活用品,家里一无所有,就连锅碗瓢盆都不齐全。

一个毫无生活气息的女孩子。

时间已经凌晨一点多了,我家离晴姐家比较远,于是打算在此借宿一晚。

我推开了客房的门,打开灯后我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墙上满满都是晴姐和孟其晟的合照,台上的演出照,台下的私房照,占据了整个房间。那些照片里,两人或深情对望,或搞怪卖萌,或一个俯在另一个肩上巧笑盈盈。

不管台上还是台下,照片里的晴姐都是我未曾见过的模样。

墙的正中挂着一张照片,照片里两人身穿红色礼服,并肩而立。

像极了拜堂成亲。

我退出了房间,这个房间虽然除了照片外空无一物,可我觉得好挤,挤到完全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一个充满了回忆与思念的房间,又怎会不挤,又怎能容得下一个外人。

我在客厅的沙发上躺下,打开手机,在搜索框里输入“孟其晟秦诗晴”。

他俩当年在歌唱界红极一时的时候,我还小,没能过多地了解他们。如今只能凭着网上的视频资料一睹两人合作的风采。

看着那些视频,我才知道原来晴姐在台上也会笑、也会闹、也会撒娇、也会趴在一个人的肩上甜甜得叫队长。

如今的晴姐再也没有了当年的那股少女稚气,因为她身边那个愿意将她宠得无法无天的人不见了。

晴姐长大了。可若有人能一辈子宠溺着自己,谁又会愿意长大呢。所有的成长不过都是逼不得已。

我看了整晚的视频,直到听到晴姐的房中传来阵阵哽咽声。我扔下手机跑进了房中,看到晴姐躺在床上紧闭双眼,额头淌着汗,眼角滚着泪。她睡得极不安稳,好像正身处一场梦魇中。

她低声呢喃着:“队长,不要丢下我。”

声音是那么的无助,那么的绝望。

我于心不忍,问道:“既然这么舍不得,你为什么不跟他说?为什么要同意解散呢?”

我本没指望她能听到我说话,可睡梦中的她却回答了我:“我怎么能成为他成名路上的绊脚石呢?”

说完这句话,晴姐不再哭了,她的泪干枯在脸上,死一般的孤寂荒芜。

3

知道了晴姐对孟其晟的牵挂后,我很想冲到孟其晟面前问问他,他怎么舍得!?怎么舍得抛下一个跟了他将近十年的人?!功名利禄真的那么重要吗?重要过那个从十七岁就陪在他身边的少女吗?

可孟其晟是炙手可热的大明星,我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歌手又有什么能力见到他。我能做的就是好好跟着晴姐唱歌。

但我没有用,晴姐曾是著名歌手。她本该在千万掌声中辉煌闪耀,如今却因为换成了我这个搭档,只能接一些上不了台面的小商演。

我觉得是我拖累了晴姐,泽哥看出了我的愧疚,拍着我的肩安慰我:“别给自己压力,诗晴从来不在乎在哪儿唱歌,她只是在乎身边……”

泽哥没有说下去,叹了一口气走了,但我明白了他的意思。

对晴姐而言,身边的人不是孟其晟了,演出是在小场子还是在大舞台,又有何分别呢?

小商演不比大舞台,商演的观众鱼龙混杂,时不时总会遇上一些闹事的人。

这一天我们在公司附近的商场助演,就有一个喝多了的男粉丝,吵着要晴姐唱小曲儿,晴姐冷着脸没有理他,他便越闹越大声。

我认识这个男人,是公司附近一家小饭店的老板,有时练歌前我会去他家吃碗面。但晴姐从不去他家饭店,连外卖都不点这一家的。我听泽哥说起过,这个老板几年前骚扰过晴姐,后来好像被人教训了,所以安分了一段时间。

可今天这个无赖又出现了,他见晴姐不搭理他,便开始骂骂咧咧:“不过就是个卖唱的!真把自己当明星了?!老子花了钱来捧你,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别给脸不要脸!”

他的话越来越过分,晴姐始终绷着脸没有回应。好在台下大部分都是晴姐的老粉,大家和保安一起把这个无赖赶了出去。

虽然晴姐没有流露出来什么情绪,但年轻气盛的我却越想越愤怒,好不容易熬到结束,一下班我就冲去了那个无赖的饭店准备找他算帐。

他不在店里,但我听到饭店的后巷传来了异常的响动。然后我在后巷看到有个男人正将那个无赖按在墙角痛打。

“别打了别打了!”无赖痛得连连求饶。

男人一把揪起无赖的衣领,路灯昏暗的光照在男人的侧脸上,我看清了他的脸。

是孟其晟?!

孟其晟饱含着盛怒的嗓音响起:“你之前就多次骚扰诗晴,当年我就教训过你。怎么?如今是看我不在她身边了,又想打她主意?是嫌当年挨得打还不够,又来找死吗?!”

“你现在是大明星,你难道不怕身败名裂吗?”无赖颤抖着问。

孟其晟笑了:“若是我还和诗晴在一个组合,为了我们组合的名声,我还能有所顾忌。可现在我孑然一身,没了后顾之忧,我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拽着无赖衣领的手又收紧了几分,勒得那人喘不上气:“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保证再也不靠近秦诗晴了。”

“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你听清楚,就算我不在诗晴身边,我也永远会在她身后!你若再敢出现在她面前,我就带着你一起下地狱!”

等到那个无赖落荒而逃后,我走向了孟其晟。他抬头望了我一眼:“林欣欣?”

我没想到他会知道我的名字:“你认识我?”

“你是诗晴的新搭档,我当然知道。”

我看到孟其晟从口袋里拿出烟,点上吸了一口。和晴姐常抽的烟一样。

“孟老师,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在诗晴的超话里看到消息说有人骚扰她。”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时时关注着前任搭档的超话,我也不敢问。

我看到他从口袋里拿出两粒奶糖递到我面前:“拿回去给她,别说是我给的。发生这种事,别看她表面上好像满不在乎,其实心里难过得不行。她不开心的时候喜欢吃点甜食,跟个孩子似的。喔,不对,我的晴晴已经长大了,现在已经是个能独当一面的队长了,我该放心的。”

我愣愣得接过糖,其实我不懂他在说什么,也不懂他为何说着说着就充满了落寞。

等我离开那条后巷回到公司时,发现晴姐还没走,正沉默得坐在休息间,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把孟其晟给的奶糖递给她,却见她表情大变,一把抢过糖后跑出了门。我跟着她一起跑出去,看到她在门口着急得左右张望。

寻找了半天也没寻到她想寻的结果,她把我拽到面前,摇着我的肩:“谁给你的糖?他人呢?”

“糖是我刚才顺路买的。”

那一刻我看到,她眼中的光,明了又暗。

我没有告诉她实情,因为我不想看到她眼里又亮起希望的光。她想见的那束光已经离开她了,我不希望她再受伤。

4

我们公司自制了一档综艺,主要是观察艺人如何和身边工作人员的相处,晴姐虽然已经没有过去红了,但知名度还在,所以公司决定用我俩作为主要嘉宾,也同时希望能增加一些我的曝光度。

综艺的形式是我们带着经纪人、化妆师、助理等工作人员旅游,为了增加神秘效果,编导没有告知我们前往的目的地。

等到飞机落地,我发现我们到了泰国。第一次出国的我很兴奋。可转头看到晴姐,发现她好像不是很高兴。

一旁的助理小哥哥倒是很快乐,嚷着:“好久没来了。晴姐,我上次来泰国还是陪你和孟哥来这儿开你们首个海外演唱会呢……”

助理小哥话还没说完就被化妆师姐姐捂住嘴拖到一旁去思想教育了。

再看晴姐的表情,越发的不好看了。果然,她每次的情绪变化都是与孟其晟有关。

我们先去和导演组会合,一边吃晚餐一边了解一下明天拍摄的流程。另外,除了我们之外,还会有一位当红明星来做嘉宾提高收视率。

可编导告诉我们:“本来签约的明星突然毁约了,还好经纪人泽哥面子大,临时找来了一位同等级别的大明星。他已经下飞机了,应该快到了。”

可等他说得那位明星到场后,所有人都愣住了。

助理小哥哥像闪电一般冲向那人,紧紧挂在他身上痛哭流涕:“孟哥!我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

孟其晟哭笑不得,把他从身上扒拉下来,亲呢得掐了一把他的脸:“怎么说得我像要死了一样?哪儿就见不着了,过年的时候不还给你发了视频,寄了年货吗?”

除了助理小哥这个逗比,其他人都还算稳重,正左瞅瞅孟其晟右瞄瞄秦诗晴,手心手背都是肉,众人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看着晴姐,发现她的眼神一直胶着在孟其晟身上,脸上的表情变化多端,震惊中带着惊喜,惊喜中带着惆怅,万般情绪最终化为一句不咸不淡的:“孟哥,好久不见。”

孟其晟走到晴姐身边,手不自觉得揉了揉那一头柔顺的头发。

导演组在晴姐身边加了个位子:“来来来,各位快请入座,我们边吃边聊。”

5

大家边吃边聊节目流程,孟其晟一边听一边剥虾壳,剥完后很自然得把虾肉放进了晴姐的碗里。

晴姐的筷子在虾肉上停滞,我知道她在跟自己较劲儿,她既想拒绝孟其晟这份若即若离的关心,可又心有不舍。

最后她还是吃下了碗里的虾,细细嚼着,那滋味,似甜又似苦。

聊完了正事儿后,导演组开始来敬酒,孟其晟一看就是酒局应酬的高手,不管谁来找他喝酒,三两句话就能反客为主,对手喝完一杯又一杯,而他却始终巧妙得控制着自己的量。

相较之下,晴姐完全不善应付这些,实打实得被灌了两杯。第三杯刚端起,杯子被孟其晟拿了过去:“诗晴喝不了酒,我替她吧,别误了明天的拍摄。”

“我自己喝。”杯子重新回到了晴姐的手里,一饮而尽,酒喝得太急,呛出了几滴泪。

孟其晟盯着晴姐的侧脸,眸色幽深。

没过几轮,晴姐就有些喝多了,拍了一下我的肩示意我陪她去厕所催吐。催吐过的人都知道,那感觉有多难受,可晴姐不得不这么做。不能真的醉了,毕竟明天还要拍摄,毕竟孟其晟还在场……不能让他看到醉了后胡言乱语的自己。

吐完后的晴姐整个人都发软,闭上眼侧靠着墙深呼吸。再次睁开眼时发现孟其晟站在她的面前,手里拿着一块热毛巾。

“擦擦脸,会好受一点。”孟其晟拿着毛巾想帮她擦,却被晴姐一把推开。

“我自己来。”晴姐拿过毛巾退了一步,满身写满了抗拒。

孟其晟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压抑下心头的刺痛:“有我在,你又何必自己喝那么多酒,为什么不像以前一样交给我替你挡着。”

“你又护不了我一辈子,既然你早晚都是要离开的,又何必再给我希望,让我以为可以依赖。”

晴姐是真的喝多了,这样的话清醒的时候她是绝说不出口的。此话一出,孟其晟呆立在了原地。

晴姐撑着我的手臂站直了身子,越过孟其晟离开了洗手间,留下了孟其晟一人。我回头望了一眼他的背影,看到他的肩在颤抖。

6

第一期节目录得很顺利,大家相互熟识多年,根本不用担心会冷场,相互讲着过去发生的趣事,节目效果非常好。

尤其是孟其晟,在圈子里摸爬滚打了十数年的男人,最是懂得怎么使得一个节目亮眼有趣。更何况,他知道,场上有他最熟悉的搭档,不管自己说什么,那个人都接得住他的梗。

这就是十年的默契,是我林欣欣永远都达不到的默契。

可能是场上的其他人都太了解他们了,所以已经习惯了他们这种惊人的默契。

而我作为一个旁观者,看到他们隔着人群站立,却依旧能一眼找到彼此的位置;看到孟其晟不过刚说一个字,晴姐便知道他的下一句要说什么;看到晴姐仅仅是皱了一下眉,孟其晟便能精准地给她递上一瓶水。

一个人要有多幸运才能遇上自己的天作之合,又要有多不幸才会失去了他。

节目最后安排了才艺表演,晴姐有意捧我,让我在镜头前清唱了一首歌。我有些紧张,调子有些不稳,晴姐借了把吉他,弹了几个音帮我找音准。

孟其晟的脸色有些难看。

节目录完后的休息室,我看到孟其晟拿着一瓶冰水放在晴姐手里。

“留着长指甲弹琴伤手,你指尖都红了,冰敷一下吧。”孟其晟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可我却在这背后听出了一丝气恼。

晴姐想必也听出来了,便冷哼了一声:“哪有这么矫情,不过就弹了几个音。当初你生日会,我给你伴奏时可是生生弹完了一曲,不也没事嘛。不过这点小事儿你怕是早忘了吧。”

孟其晟的眸子垂了下来,低声呢喃着一句:“没忘,怎么会忘呢?”

晴姐没再理他,转头跟我说:“刚才唱得还行,不过有几句词处理得不够好,回头再好好练练。”

我还没来得及回话,孟其晟插话道:“欣欣是个好苗子,你教的很好。”

“你当初怎么教的我,我便怎么教的她。”

孟其晟沉默了一会儿,问了句:“一样吗?”

晴姐终于抬起头,把视线对上了他:“有何不同?”

没等孟其晟回答,晴姐便离开了休息室,所以她没听到孟其晟轻声说了一句:“傻孩子,怎会一样?你可知当初我教你时怀了多少私心?”

7

过了几日,公司的大老板来了。毕竟是自家的综艺,老板得要来助助威。那天晚上,我帮着节目组拿着接下来的节目台本去给老板过目。

我看着孟其晟比我早一步踏进了老板的房间,然后又看着老板一脚踹在孟其晟的屁股上。

踹的不轻不重,刚刚好够他倒在地上,又不至于受伤。

孟其晟揉着屁股笑着爬起来:“到底是一手挖掘我的伯乐,还是心疼我的。”

老板没笑,冷冷得看着孟其晟:“现在长能耐了啊,算计人都算计到我头上了。原本节目组谈妥的那个嘉宾是你暗中作梗让他毁约的吧?”

孟其晟也不否认:“是啊,我总得给自己找个机会,找个能再次站在她身边的机会。”

老板叹了口气:“还在怪我吗?”

孟其晟摇摇头:“我知道,公司虽是您创的招牌,可背后还有很多资本的介入,诗晴性子倔,不讨那些金主的喜欢,他们想给我换搭档,您也不好多说什么。”

“当初他们为了拆开你和诗晴是用了不少手段,不过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你会放着大好前程不要,毅然决然退出了公司。”

“没了我这颗摇钱树,他们必定会想办法挽留住诗晴。当年我年轻没有能力,可如今的我已不同了,摸爬滚打了这么久,我终于有了足够与他们对抗的资本,我已经准备好收购他们手里的股份了,等我成了公司的股东之一,他们便再也没有机会难为诗晴了。”

老板冷哼了一声:“看着柔柔弱弱的一副好皮相,谁会知道骨子里憋着多少坏。”

孟其晟收起脸上习惯性的温柔,自嘲得笑了笑:“不过都是为了安身立命罢了,想在这个圈子里活下去,谁又不是披着虚假的皮囊呢?但是,您知道的,扒开那些虚情假意,我对诗晴的心和对您的忠义都是真的。”

“我就是知道,才会这般纵着你。”老板如同父亲般看着孟其晟,然后他又抱着看好戏的态度说,“你当年突然要求解散,对诗晴的打击可不小。在她心里你是为了前途舍弃了她。小子,你这追妻之路可不平坦啊。”

孟其晟无奈道:“当初我一心想要保她能留在公司,之所以不告诉她实情,就是怕她意气用事,跟着我一起离开。

那时我以为她只是把我当哥哥,对我无意,便想着离开也好,既能护她,也还自己的心一个清净。可三年了,每每我来见她时,她眼中的埋怨与爱恋瞒不了人。既然她也喜欢我,那我便要为我们的未来搏上一搏。”

孟其晟的语气里满是坚定。

我在门口听着这一切,觉得自己知道得太多了,这个圈子背后的水太深,已不是我一个小孩子能弄得明白的了。

但我知道了,孟其晟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晴姐。这就够了。

8

这个综艺是一边拍一边播的,播了几期后反响不错,连带着我也提升了一点知名度。股东们很开心,纷纷前来慰问。

这天我就在酒店遇到了股东之一的陈总,刚打完招呼,他就给我递了张房卡。

传说中的潜规则?我拒绝!

陈总见我没接,脸色不悦:“秦诗晴带出来的小姑娘怎么和她一样是个木头。是想事业更上一层楼还是被雪藏,你可考虑清楚。”

我有点害怕,但还是不愿接受那张房卡。争执间晴姐赶了过来,一把将那张房卡扔在陈总脸上。

陈总恼羞成怒:“秦诗晴!别以为拍了个综艺就能重新红起来,我随随便便就能重新让你跌落谷底。”

晴姐冷笑:“红与不红,你觉得我会在意吗?”

“死鸭子嘴硬!你是觉得孟其晟回来了,又能给你撑腰了?”陈总嘲笑道,“别做梦了,人家现在是顶流,你不过就是被他甩在身后的垫脚石,居然还做梦他会护着你。”

“这辈子我都会护着她。”孟其晟向我们走来,挡在了陈总和晴姐中间。

9

陈总脸色一变,但终究是忌惮着孟其晟,不好发火:“小孟啊,以你现在的名声,为了个前搭档和我这个老东家翻脸,不值当吧?”

孟其晟满不在意的笑了:“我若在乎名声,当初就不会为了保住她,决然离开公司。只要有我在,当初你动不了她,如今你更动不了。”

停顿了一秒,孟其晟又说:“哦,对了,你应该知道我收购了不少公司股东的股份吧?听说陈总最近的资金运转得不太灵,我不介意也帮您一把,一并收了你手里的股份。”

“不劳你费心。”陈总碰了一鼻子灰,挥袖离开。

晴姐呆立在原地看着孟其晟,孟其晟转过身摸摸她的头,宠溺得说:“别怕,我回来了。”

晴姐把头埋在他怀里,声音带了哭腔:“你还会再次扔下我吗?”

“绝不会。”说完孟其晟将晴姐抵在了酒店走廊的墙上。

我想劝他俩克制一点,大庭广众的被看到不好。

但他们一个是我的队长,另一个现在变成我的老板之一了,我一个都不敢得罪,只能自己滚蛋了。

10

过了两个月,孟其晟对公众宣布退出影视圈,与秦诗晴重组男女合唱组合。

世人都不明白为什么孟其晟当年在声名显赫时,选择离开歌唱舞台进入影视圈,更不明白为什么他如今又在最大红大紫时,离开影视界回到歌唱界。

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可我知道,我还知道得太多了。

自从孟其晟和晴姐在一起后,两人真是如胶似漆。每时每刻都在亮瞎我这条单身狗的狗眼。

这天我们三个一起去吃饭,我觉得他俩谈恋爱还带上我纯粹是为了掩人耳目,但有饭吃,我这个工具人还是很乐意的。

吃着吃着觉得附近有人在偷拍我们。

“是狗仔,我们走。”晴姐说着就带着我们上了车,结果那个狗仔紧追不舍。

晴姐自如得在车流中穿梭,用惊人的车技甩开了跟踪者,然后把车稳稳得停在了一个隐蔽的地方。

“这三年你的车技进步这么大?”孟其晟惊叹。

晴姐得意得仰起头:“我已经长大到可以保护你了。”

孟其晟被这句话感动了,目光灼灼得看着晴姐,而手已经不安分得摸到了大腿上。

我觉得我又有些多余了。

孟其晟拿眼角撇了我一眼,下起了逐客令:“前面就是地铁站,你可以滚蛋了。”

得嘞,我就知道后面是我花钱也不配看得画面了,不用你们催,我自己会滚,滚的可熟练了。

后来我又去了晴姐的家,这个家自从有了孟其晟终于有了过日子的样子,家具摆设都焕然一新,所有生活用品一应俱全。我想起孟其晟曾在采访里说过,秦诗晴不怎么热爱生活。

然后我看着这充满烟火气的家,我想,晴姐虽然不热爱生活,但她热爱孟其晟。

万幸的是,孟其晟也爱她。

—————END—————(原标题:《曲终人不散:不热爱生活,只热爱你》)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标签: 梦见狗死了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