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君梦见自己变成一棵树

搜梦网 11 0

《带雨的云七十年感怀短文600篇》

  第568篇 孟君梦见自己变成一棵树

  ——《“希特勒”救了他们》续2

  孟君特爱做梦,真的,他几乎是怪梦“专业户”,梦见过希特勒救了他,梦见过毛泽东和毛泽东吵了起来。这不,一天多喝了两杯晕乎中竟梦见自己变成了一棵树。

  那院子有几棵新移栽来的樟树,他早晨锻炼看它们,傍晚散步又看它们,于是浮想联翩,又于是樟树入梦了。

  多梦也罢,是老天给了他多梦的命。梦见希特勒救了他,梦见毛泽东和毛泽东吵了起来,也没有多少关系。心理学家说,梦是生活的扭曲和反映,不懂什么叫做“扭曲”又什么叫做“反映”,也就是常说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管他是什么梦,无所谓,反正子虚乌有。可他居然梦见自己变成一棵樟树,这就苦了。投胎猪狗就够倒霉的,猪狗还能吃吃喝喝、来来去去,变成树死定在那里,岂不猪狗不如。

  令人不解的是他居然不难过,还美滋滋的,一边挠着脑袋一边咧着嘴,笑呵呵的讲给人听,如同捡了个宝似的。

  老孟呵老孟!梦上天遨游或者梦入海漂泊都好,梦当官发财更好,梦周游列国也不赖,做梦娶媳妇也挺妙的,没钱没房没车娶不成媳妇的人梦里娶个媳妇也能快活一阵。可他老孟不做快活梦偏做变成一棵树的梦,受苦受难呵!

  嘿嘿,即使梦见变成一只小鸟或者小猫咪也可以嘛。小鸟能在天空自由自在的飞翔树林子里跳舞唱歌,猫咪则有女孩亲亲热热的搂着,也不亏做了鸟儿做了猫咪一场,可是他老孟偏偏梦见变成一棵树立在那院子里,又不是值班人员天天挨那风吹日晒、天寒地冻做什么?而且还挨砍脑袋、切胳膊、弄个光秃秃的移栽,真是苦命,叫人同情可怜。

  想起来了,是六七年前的事,那天一辆破旧车拉来一些没了脑袋、断了胳膊、秃头秃脑、干巴巴的樟树干子,既没枝更没叶,像是半截子旧电线杆,车一进院子就把它们撂在地下,有人奇怪,要这短短的“旧电线杆”做啥?

  第二天那一节节“电线杆”被直愣愣的杵在院子四周,于是有人调侃:栽几棵电线杆做什么?

  再后来“电线杆”的这边冒个小枝丫,那边冒个小枝丫,便又有人逗趣:咦!电线杆冒了枝丫丫,这才知道是棵树。又后来越来越风姿绰约、晶莹碧绿,才知道带着枝枝丫丫栽不活所以全斫了。老孟梦见的就这树。嘿嘿,认真说还不是梦见树而是梦见自己变成了树。

  以前讲过,老孟不仅爱做梦,还爱说梦、解梦、追梦、陶醉于梦。这天他兴致一来竟然滔滔不绝的一五一十讲他的梦:

  一天,他懵懵懂懂地进了一个树林,忽听见有人叫“伢子!”然后有人嚷嚷着“伢子回来了!伢子回来了!”又然后就有人高兴的问“那么长日子里哪去啦?”然后又过来拉他的手,他赶快说明自己不是“伢子”,叫孟君,可马上有人伸手拽他, 被拽进一个坑里,变成一棵樟树立在那里不得动了。

  从此,这樟树长年累月依山傍水,享受山里的清新空气,聆听山泉叮咚的美妙声音,观赏那湖水涟漪潋滟光影。

  一天,主人领来个城里人摸摸这树的胳膊,拍拍那树的脊背,问愿不愿意去城里。听说进城还高兴呢,虽然有些恋恋不舍,在这犄角旮旯那么多年实在也枯燥。

  第二天主人领来一大伙人带着板斧、电锯、铁锹、电剪。一看见那铁家什心里蹦蹦跳,要那些劳什子做什么,难道要动刀动斧动锯不成。一“哥们”叫了起来:“我不去,太可怕了!”一“姐们”吓得抽泣起来。

  主人的脸拉得长长的,胀成了猪肝色,嚷嚷:“哪由得你们,已经把你们卖了,愿去的得去不愿去的也得去,我是你们的主人,你们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听你们的还是听我的?”于是主人一声命令“干!”电锯就“唰唰唰”的锯,斧头便“砰砰砰”的砍,铁锹便“铿铿铿”的挖……

  一“老哥”没哭,劝大家说:“别哭了,哭也没用,忍着点,慢慢会好起来的。”

  最后它们就被弄得了光秃秃的,那“姐们”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那么难看了!”还是“哥们”沉得住气,劝说道:“别难过了,慢慢会习惯过来,哭也没用,城里人就是这样爱折腾。你们慢慢就会知道,什么不是他们的玩物,今天高兴了就给浇水施肥,明天玩腻了便几刀砍去,丢进垃圾堆或一把火烧了。”

  那“姐们”听说后哭得越发伤心了。“哥们”又接着说:

  “城里人就爱折腾,不许自由发展,该向上长的偏弄个弯腰驼背,该四面伸展的偏这枝丫劈了那叉叉砍了,本来该是丰满茁壮的偏整成瘦骨嶙峋,窈窕玲珑的弄得胖墩墩,姿态各异枝繁叶茂的来个一刀切,大剪刀一动整齐划一,变得不像树倒像一堵土墙。还有的被弄得永远长不起来,矮墩墩如同侏儒,反正呀,他们就不肯顺大自然的规律,偏偏扭曲,按他的意志行事。”

  这“老孟”爱梦还真爱得有点意思,梦得有声有色、各有个性,还深入花草树木的“内心世界”了。不愧是演员出身呵,难怪不少同事爱听他说梦。

  老孟做梦最出奇,解起梦来有道理;

  日思多多夜入梦,生活反映又扭曲。

  不在梦里媳妇娶,也不当官做生意;

  细观细察又琢磨,恍然悟得其就里。

  若是有人问,果然有老孟其人乎?我只好回答说“似与不似间”,不敢说世上绝无此人,也不能说一定是某某。怎么回答好呢?还是用古人的那句话回答:“借张甲之情,寄王乙之躯,授李丙之性,托赵丁之体也!

  《带雨的云七十年感怀短文600篇》

  

标签: 梦见自己唱歌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