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梦见一场雪

搜梦网 20 0

  一直固执的认为,他可以读懂我所有的曲折和幽深。如春风,读懂山谷里的顽石和百合,还可以让苔藓都开花。——题记。(此句来自某人博客,被我窥见,据为己有)

  清晨梦见一场雪。在窗外飘飘摇摇地落着。我在梦里起身,推窗看雪。已是漫天飞舞,天地苍茫。对面的屋顶,有了一层浅白。心中不禁讶异:明明是六月天,为何竟下起雪来了呢?转念又想,今年天地特别,一场地震,震得季节颠覆,也不是不可能。念及此,遂觉心安。伸出手臂去感受窗外的温度,竟然不冷。原来,依然是夏天。

  喜欢下雪。每年的第一场雪,都会忍不住喜悦,迫切地想要告诉谁谁:下雪了。在梦里,依然改不掉这习性,拿出手机,要发一条短信,告诉一个人:下雪了。我想起的这个人,在我邻近的城市。我想这场雪,既然飘落在我这里,也应该飘在他的上空。于是问他那里是不是也在下雪。想与他分享这场雪的喜悦。

  后来,就醒了。看手机,才七点。回想刚才梦中的这场雪,忽然想,我应该把这条短信真的发过去。但想来此刻他应该还在熟睡,不便打扰,于是用手机上网,去我们常去的那个论坛,给他留了一封鸡毛信。告诉他,我在清晨梦见了一场雪。我想,他能明白我的喜悦。就像我看见漫天的星星,也很想告诉他一样。

  一直固执的认为,他可以读懂我所有的曲折和幽深。如春风,读懂山谷里的顽石和百合,还可以让苔藓都开花。第一次在别人的博客里看到这句话,我便想起了他。我想,我一定要把这句话说与他听。

  他来看我的文字,已经一年多了吧。有一段日子,总是在凌晨三点来看。因为那时他刚结束一天的工作。疲惫不堪,却总是要来看过我的文字才睡。日日如此。让我惊讶,然后感动。写了一篇《凌晨三点,你来看我的文字》,有点像那首《她来听我的演唱会》。但是我不知道他能看我的文字看到多少岁。我不是贪心的人,知道没有谁能用一生的时光来聆听我的诉说。他没有说永远。他只是说,只要能在的时候,就会一直在。

  我不算文学爱好者,对文学也向来没有什么追求。我写字只是为了记录自己走过的痕迹,让自己老的时候能够有迹可循。我说过,我只为自己而写。有时候偶尔想到有这样一个人,坚持在凌晨三点来读我的那些文字。忽然觉得自己写下的那些字有了另一种意义。因为无论它们是喜悦还是悲伤,无论它们是花朵还是荆棘,都会有一个人来看望它们。即使在那么寂寥的凌晨三点,它们也不会感到孤单。

  后来他的工作时间有了变动,不再每天凌晨三点来看,但是,依然会来。有时是清晨,有时是深夜。我每次写下一篇文字,就暗暗盼望着他的名字出现。因为,在众人中,只有他最懂得我在说什么。如果我是山谷里的百合,他一定懂得花心中蕴含的那缕清香;如果我是溪边的一块顽石,他一定懂得纹路中隐藏的那些心事。

  我喜欢那些沉默隐忍,像树一样的男子。他们很少聒噪,很少抱怨。只是默默承受着生活的给予。无论是甘甜,还是困苦,都宠辱不惊。淡看生死,从容别离。这样的男子,很稀有。但是我遇到过。他是其中一位。他有丰富敏感的内心,却极少向人表露。酷爱阅读。偶尔写字,但是已经不多。生活中有比写字更重要的事情与责任。即使贫困潦倒,即使无法拒绝世俗,但心中仍然保留一片洁净天地,种植梦想。

  但我不会让自己爱上他。这样的人,只适合彼此遥望。比友情浓,比爱情浅。中间相隔的那条河,不可涉水而过。曾经去过他的城市。咫尺之遥,没有相见。我甚至,没有跟他用声音说过话。唯一的一次,是收到他的歌声。“依然记得从你口中说出再现坚决如铁,昏暗中有种烈日灼身的错觉。黄昏的地平线,割断幸福喜悦。相爱已经幻灭。”每次听到这首歌,我都会温柔地想起他。有想要再一次听他唱歌的冲动。

  今天给他的鸡毛信中,除了雪,还问及他妻子的预产期。因为孩子出生,他就没有时间来看我的文字了。心中有小小怅然。但是,仍然为他感到高兴。这是他的第二个孩子。他在盼望中,亦深感肩上的重担。希望他的幸福感多于责任。他回信说,他和妻子,目前相敬如宾。他会在她熟睡时,吻她的额,告诉自己:她,是你的妻。他离过一次婚。第二任妻子,是父母媒妁之言。他起初并不爱她,只是不忍违背父亲的意愿,迫自己和她结婚。所以,在很长时间里,他都无法接受她是他的妻。我不知道一个需要提醒自己身边的那个女人是自己妻子的男子,算不算幸福。但是知道,他对幸福,已经不报幻想。生活对于他,更多的是责任。

  也许很多人都在靠责任活着,与幸福无关。但是我仍然固执地相信幸福的存在,并且努力靠近。

标签: 梦见自己唱歌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