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回去的路

搜梦网 9 0

春节回乡探亲,听说堂叔家新建的房子落成了,便去庆贺乔迁。四间平房,宽敞高大,矗立在眼前,装满了富足和希望。看到后心里很是高兴。出门的时候,不经意间,看到了他家大门旁那口水井,我忽然意识到,这里曾是我们的小学的一角啊。

   村子的小学,曾经建在这里。十多间瓦房,分布在院子四周,中间是操场。谈不上历史底蕴,也没有多浓厚的书香气息,就是那么一座,普普通通的,小学校园。在这个校园里,我,一个普通的农家孩子,开始接触书本,并度过了7年时光。浑浑噩噩,就那么走过了。捕捉不到多么深刻的记忆,也谈不上多深的感情,就是那么普普通通、平平常常的一段经历。我甚至要忘记她了。只是,偶尔,在午夜猛然醒来,昏昏沉沉间,似乎一下子抹掉了生命中的好多年,又回到了童年的某个早上,坐在教室屋檐下,嗷嗷地读书,或者是,正在跟郑立昌抗膀子打闹。

   后来学校搬迁了。新校是楼房,条件更好。旧址就卖给了村民做宅子。前些年,那些就教室还在,现在,全都被拆了,建了新房。曾经的屋、墙、树,都已看不到影踪。只有那学校口墙外的水井还在。里面的水,村民已经不吃了。我探头往下看去,仍能望到水面。有那么一瞬,我似乎又看到,水面上倒映出两个孩子的小小面孔。

   我想,以后,也许,很难找到一个地方能安顿旧梦了。

   不光小学校园不复存在了,很多,曾经生活过的地方,都已改变了模样。我的初中时的校园,已经改了校门,扩大了校区,拆了旧教室,建了新楼房。我的高中校园,也是。我的大学校园,更是。我的初恋,我的友情,我曾经的快乐、曾经的伤,还朦朦胧胧又实实在在地存在,然而,我回不去了。人老了,心老了,地方也变了。

   我欣喜于校园硬件方面的改善,我欣喜于物质富足。

   然而,从很私人的角度,我还是希望有个地方,能让我凭吊往昔。这,也许很矫情,可是,离开了那些源头,那些汇入我生命之河的支流,我怎样才能确证我的生命之旅确实曾经存在?我怎样才能让的心灵平静安妥?

   听说,家乡将要进行城乡化改造。说是要进行新农村建设,到时候,很多村要合并,原来的很多自然村将会合并成一个居住区。真这样的话,我很乐于见到乡亲门住房条件的改善,但是,我私下里,仍然有些失落。若干年之后,当我须发斑白时,如果我曾生活的地方,早已夷为平地,也许我会担心,我这一把朽骨,何处安放?

   我想,村庄,故乡,曾经生活的地方,之于自己,不仅仅是地图上的一个地名。那里的泥土,埋葬着我们的先祖。那个地方,那些地方,让我们回忆起一些事,一些人,一段情,这些东西,合在一起,就构成了我们的人生。当我们回望人生时,那些地方,就是我们一个个的生命单元,是一块块的路标,指引着我们回家的路。

   人,应该往前看,应该飞得更高,走得更远,把人生之路开拓得更宽阔,但,我还是觉得,不管曾经的童年、少年、青年,多么幼稚,他们都有一段曾经的美好值得我们去回味。人长大的过程,是一步步远离纯洁的过程,是让外壳一点点变得坚硬的过程,偶尔的回忆,能让多多少少温暖日渐冰冷的心。

   时代在飞速发展,人心思变,大家都在向往更现代化的生活条件。这无可后非。正在进行的城乡化进程,有其现实的正义性。我不可能站在历史之外评价这些正在发生的巨变。但,我很担心,在现实利益和强权统治的双重压力下,我的父老乡亲被像牛羊一样地驱赶着别离家园后,我们,还有没有乡土,安放我们的灵魂?

   我祈求,我的小学校外的那口石砌的水井,能一直保留下来,让我再做梦时,能够想到一个词:乡井。我祈求,那井水,永不浑浊,在我迷茫时,能映照出我曾经纯洁的面庞。我祈求,在我年老时,仍能找到回乡的路,能找块地,安放我的朽骨。

标签: 梦见找不到回家的路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