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上连杀十只蚊子是什么样的体验?

搜梦网 16 0

  好久没写文了,好久没做梦了。昨晚做梦了,梦到了很喜爱的人,趁着记忆还清晰,写点啥。

  最近在和蚊子打战争,我小时候看武侠片,喜欢剑术,以树枝为剑,喜欢摧花杀蝶,虐杀猪儿虫并自以为乐,后来大病一场,小命堪忧,虽然后面活了下来,但那段时期手上输液针眼无数,痛苦异常。

  后来读书明理,知道生命可贵,二十岁以后,我就再没主动剥夺过任何生命了,前夜却一口气杀了十只蚊子,现在还很矛盾。

  原先蚊子来咬我,我都是蒙着头,或点些蚊香,或用些花露水,心里默念:你不咬我,我不杀你。可能睡得太沉,加上第二天早上包也有限,在可以忍受范围,于是也就过来了。

  前夜被咬醒了好几回,可能心情也不好,不胜恼怒,犯罪分子又大大方方地停在比较显眼的位置,我就打了,一打一片红,全是我的血,把墙都弄脏了,还好我有好多好多天前一个小姑娘不知道怎么冲进办公室来推销给我的清洁剂,挺有效的,接连打了三只,全有我的血,我急忙喷上清洁剂。

  这下我被激怒了,我让小爱同学把灯光给我调到最亮,耗时两小时,消灭十只蚊子,现在内心很矛盾,但爽居多。

  我百度百科了解到,吸血的都是雌蚊子,雄蚊子是吃素的,喝草木汁,吃花粉啥的,雌蚊子受精之后,必须吸几次血,卵巢才能成熟,最终会产下三四百枚卵。

  它们的探测器对二氧化碳很敏感,皮肤分泌的气味也让它们把持不住,所以只要耐心,它总能找到你。

  蚊子造成人类死亡的数量超过战争,有科学家一本正经地探讨将其从生物链中抹去,最后得出结论,不会有啥影响。但除了传播疟疾和其他疾病,这一种群在非洲草原上还让一些动物因为害怕叮咬而迁徙,这样踩踏了土地,还带来一些其他的好处。

  总之,人类为了灭绝蚊子想了无数的办法,也没成功。当年就是因为蚊子当道,巴拿马运河修建中止,工人都被咬死了,一万只蚊子同时叮咬就能把一个人的血液吸干,后来填平湿地,生物学家多管齐下,总算搞定了蚊子,运河得以修建。

  我好像在为我的大屠杀找支持理由,是的前晚后期内心是抱着除恶务尽的心态的。除恶不尽,反受其害。人内心所持的底线一旦松动,是会产生一些连带效应的。我的车之前停在树下,落叶落在玻璃前,上面有些蚂蚁就住了进来,我一开始认为有三只,后来发现有好多只。我一开车它们就出来活动,没杀蚊子之前,哪怕只有短暂的红绿灯时间,我都好好拿纸包着,弄了客气地丢出去。昨天因为杀蚊子,底线松动了,本来打算丢出去的,但一看又钻到缝里去了,于是就被我按死两只。仔细品味当时的心态,确实不能用良善来形容,我是有选择的,但我没选择下次再弄。也有气愤的成分,一开始我认为就两三只,想不到是二三十只。这又牵涉到一个问题,偶尔的善行或许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善行,量变还能持心如一的可能才是吧。

  大屠杀之后,昨夜我做了个梦,梦到了大理州在举行游泳比赛,参赛者在一个泥塘里搅泥浆,我们站在两边的山崖上观望,我的平衡车差点掉下去砸到人,还好最后控制住了,搞得我很紧张。

  我在我外公家的老房子里见到了我很喜欢的人,心里很紧张,随后我外公外婆出现了,我外公拿一个本子写写画画,我忘了写画的是啥了,好像是劝我滚蛋。

  后面梦到自己成名了,变成了一个叫泰勒的外国人,学说被翻译成各民族的文字,影响了千千万万的人。梦里这个泰勒好像是个天才,最后郁郁而终了。我知道的泰勒,一个是管理学家,一个是大美人歌手。

  我梦里这个好像就是我自己的这个泰勒好像面临着一个:我抱着砖就没法抱你,我放下砖就没法养你的问题。我记不太清楚了。总之涉及到了一个姑娘。

  到这里我要提出一个问题的,一个人对外物所施加的情感表达会因为其所处的境遇而有所不同吗?答案似乎是肯定的,那些搞pua的入门第一步就是买身假名牌包装一下自己。

  但我要提出的问题是,喜欢是否有前提?具体到,我们喜欢一个人或爱一个人到底爱的是什么?是爱其貌,爱其德,爱其才还是爱我们将爱这种情感投射到他人身上所定位的我们自己在尘世间的位置,抑或是爱灵魂交互所获得的不孤独感,抑或是这种投射本身都是多余的。

  在佛陀和一位喜欢他弟子是女士的著名对话中有那么一段,你喜欢阿难鼻,鼻中有鼻涕,喜欢眼,眼中有眼屎……但我觉得没有解决我的问题,我们喜欢一个人也好,喜欢一种物也好,喜欢的是一个整体。用组成这个事物的零部件的瑕疵来否定整体,我没有办法接受。

  道理是都懂的,色身易消,万物变易,世事无常。我还是没有搞清楚,我会搞清楚的。

标签: 梦见蚊子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