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西游解梦----终极揭秘

搜梦网 46 0

  西游醉哥

  开篇一问: 此书真、假、幻、梦为什么那么迷人?

  看吾西游一小篇,粉妆骷髅反照鉴。

  红楼一梦终须醒,奈何无情毁三观。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也许不是每个人都很熟悉,但《红楼梦》绝对是家喻户晓的。二者虽有不同,但殊途同归。阅读是人生的一大乐事,但凡阅读不读《红楼梦》者,则不入其门,讵窥其奥者也。《红楼梦》中绛树青琴、隋珠和璧处比比皆是,巧设天工、匠心独运时更是令人望其项背。要读书,必读红楼。那么如何理解《红楼梦》呢?殊不知《红楼梦》成了千古之谜,如今,连石头、通灵宝玉、神瑛侍者、甄宝玉和贾宝玉之间的内在关系都迷迷糊糊,各执一词,红楼梦是谁的梦?是何梦?谁解其中味?

  在欣赏作者豪情翰墨之前,先弄清楚结构之谜是读懂此书的关键,也是进一步窥探作者惭恨真心的重要入口。我们要步步小心,时时注意。此书没有鬼神,只有实事,作者用神、鬼幻形如梦是设置的第一道障碍,“幻”、“梦”处尽是陷阱,若是心中有神鬼则是正照了“风月宝鉴”。其二,读书以原著文本为主,尽管几百年间解读此书者甚多,但参差不齐,只可印证,不可笃信,只看作者真心才是此书得以正解的前提,否则就是“枉入红尘若许年”了。其三,本文分析依据八十回《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石头记》一书暗藏许多作者精心设计的隐喻,犹如千万个谜语,书前八十回即是谜语的谜面,那么,后面的回数就是揭开谜语的谜底了,如若让谜面、谜底同时出现在一书中,这本书将会大大降低它的吸引力和艺术表现力,如若后面回数直白的说出谜底,那么前面众多精妙的暗示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若后面回数里继续隐喻、暗示,那么到文本结束时,必然也是另一个 “绝壁”、“悬崖”。因为作者是不可能给我们直白结局的。若说作者写完了此书,即有“完美”结局的《石头记》,脂砚斋看全了红楼一梦,是有这个可能,写完再 “断臂”更彰显此书的无常命运、人物的悲剧结局和作者“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无缘补天”的惨恨心情。也许真的还有半部 “红楼”藏在作者那里。

  言归正传,回到原著,我们从文本出发,找出本书的第一把钥匙。原著文本曰:原来女娲氏炼石补天之时,于大荒山无稽崖练成高经十二丈、方经二十四丈顽石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娲皇氏只用了三万六千五百块,只单单的剩了一块未用,便弃在此山青埂峰下。那么,此处表明,本书的主人公石头就算正式出场了。无缘补天,日夜悲号惭恨,此石凡心已炽,经一僧一道大展幻术,化成美玉,携入尘世。

  原著文本继续曰:后来,又不知过了几世几劫,因有个空空道人访道求仙,忽从这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下经过,忽见一大块石上字迹分明,编述历历。空空道人乃从头一看,原来就是无材补天,幻形入世,茫茫大士、渺渺真人携入红尘,历尽离合悲欢炎凉世态的一段故事。看到这里,要注意作者的古怪行文方式,还没开始写石头入了尘世后发生了哪些“风流韵事”,就已经又回到青埂峰下了。这实际上是说明,写到这里,这个故事已经讲完了。并且,石头在尘世亲自经历的一段陈迹故事,都刻在了石头上,其中,家庭闺阁琐事,以及闲情诗词倒还全备。那么,空空道人把石头上的“家庭闺阁琐事”、“闲情诗词”和历尽离合悲欢炎凉世态的一段故事抄录走不就完了吗?但空空道人有很多“犹豫”,比如朝代年纪,地舆邦国,却反失落无考。实际上空空道人最担心的是石头“上面虽有些指奸责佞贬恶诛邪之语”,这里表明,空空道人很担心石头的“家庭闺阁琐事”、“闲情诗词”带来政治风险。因为大家都知道,古代的“文字狱”那是要灭九族的,所以空空道人犹豫、担心。原著文本继续曰:从此空空道人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遂易名为情僧,改《石头记》为《情僧录》。这首先表明,《石头记》是石头写的,记录的是“家庭闺阁琐事”、“闲情诗词”,历尽离合悲欢炎凉世态的一段真故事,都是实写,正面生活记录,是石头的 “生活日记”。重要的是对空空道人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这几个词的理解上。因空见色指的是空空道人是空,石头记录的“家庭闺阁琐事”、“闲情诗词”即《石头记》是色,由色生情指的是空空道人看了石头写的《石头记》产生了 “怜悯之情”,最关键的地方是下面四个字“传情入色”,这表明,空空道人把“情”加入到了《石头记》中,自色悟空则是空空道人把“情”加入《石头记》后,《石头记》就变成了“空”。所以,石头写的《石头记》是真,是实,是正面,到了空空道人加入“情”之后,《石头记》就变成了假,变成了虚,变成了反面,并且改《石头记》为《情僧录》。那么,我们看到的就是《情僧录》,就是假,是虚,是反面。

  现在我们分析一下空空道人加了那些“情”。首先,石头的《石头记》里经历了两个世界,一个是仙境青埂峰下,另一个就是尘世“甄府”。青埂峰下的当然是石头,那另一个为什么是“甄府”呢?这还要从甄士隐、贾雨村这对关键人物分析。

  甄士隐和贾雨村这对“冤家”隐喻了什么呢?谐音法,甄士隐即真事隐喻,贾雨村即假语存焉。表示了整部书把真实的事情隐藏了,用假话呈现出来,正如正照风月宝鉴一样,正面的是假的,误读正面即是死路一条,凡是正面形象的都是假的,凡是真正事实都隐喻起来了。从这个角度上讲,甄士隐、贾雨村,理解为真事隐喻、假语存焉即是正解了此书。

  但作者往往草蛇灰线,浮云穿山,大处着眼,小处着手,甄士隐和贾雨村这对“冤家”的隐喻应该没这么简单。只理解为真事隐喻、假语存焉,还是不能解决甄士隐、贾雨村到底真正的面目是谁的问题。并且,简单的隐喻则不需要浪费如此多的笔墨和如此重要的位置。如果还是按照谐音法,甄士隐还可以理解为什么呢?细细品味,甄士隐可以理解为真石隐,按此线索,则许多隐喻以外的表述就自然明朗了。甄士隐即真石隐,甄士隐代表的就是石头,由于石头是幻形入世的,所以甄士隐代表的是坠人红尘后由石头幻形入世的通灵宝玉。到此时,也就可以得出结论,甄士隐就是石头,就是通灵宝玉。

  所以,石头经历的两个世界,一个是仙境青埂峰下,另一个就是尘世“甄府”。只不过空空道人加了“情”,所以隐喻起来了。那么,我们也可以说,石头上所刻的《石头记》里写了仙境青埂峰下的石头,又记了尘世中“甄府”的甄士隐。那么空空道人加了“情”,又多出了什么世界呢?从后文看,又多了两个世界,一个是仙境“太虚幻境”,另一个是尘世江南的“甄家”,由于空空道人的“情”,把尘世江南的“甄家”隐喻起来,用宁、荣二府的“贾家”映射。贾家即甄家,所以,空空道人另外加入的两个世界是“太虚幻境”和宁、荣二府“贾家”。由于空空道人加的是“情”,是隐喻,是假的,所以,空空道人的“太虚幻境”和宁、荣二府“贾家”都是假的,是为了给仙境青埂峰下的石头和尘世“甄府”甄士隐传影。也可以说,青埂峰下和“甄府”是石头的真,“太虚幻境”和宁、荣二府是空空道人的假。所以,整本书写了石头的四个世界。即,真仙境:青埂峰下,真尘世:“甄府”和葫芦庙,假仙境:太虚幻境,假尘世:宁、荣二府。四个世界相互映射,相互传影。那么石头、甄士隐、神瑛侍者和贾宝玉(甄宝玉)即是同一个人,石头穿梭于四个世界,游刃有余,这个有空空道人幻化的“四位一体”的主人公是神与人的结合,是真与假的互换,是梦与幻的真身,整部书的结构就是四位一体。

  空空道人的 “情”,是加了两个世界,由两个世界变成四个世界;是把正面人物变成反面人物,反面人物变成正面人物;是把真事隐喻,假语存焉。若按四位一体结构分析,就会有更多印证和发现,我们简单的分析一下。

  在假仙境(太虚幻境)中有神瑛侍者和绛珠仙草,在假尘世(宁荣二府)里就有贾宝玉和林黛玉来照应,那么真世界呢?真尘世(甄府、葫芦庙)里有甄士隐和贾雨村,但在真仙境(青埂峰下)就只有石头自己,没有什么东西和石头相对应,为什么呢?因为被空空道人用“情”隐喻掉了。根据原著开始文本可知,无缘补天的原因是石头“自谦”的“无材”,“无材”即不是这块料,是石头的天赋不好。但这么“轻描淡写”地就取消了石头补天的“资格”了?太随意了,拥有无上法力的娲皇氏选择的石头怎么能没有天赋呢?不可信,这说明石头有意隐瞒。那为何无缘补天、被弃于青埂峰下?虽然具体的细节现在还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娲皇氏和石头之间有“争议”,有矛盾,而且,这个“争议”还不小,因为,娲皇氏“一怒之下”就只“单单的剩了一块未用”,取消了石头的“最终补天资格”,看来事情很严重。显然,二者的关系不对等,娲皇氏有权决定石头的命运。但如果石头没有“犯错”,没有“瑕疵”,肯定也会和众石一样补天而去。

  原著继续曰:谁知此石自经煅炼之后,灵性已通。这里的关键词就是石头“灵性已通”,什么是“灵性已通”呢?什么是灵呢?灵,心也。人是万物之灵,代表人有灵性的则是心。“心灵”一词即是此意。“灵性已通”可以理解为石头的“心性已通”了,心开化了,心想开了,心通窍了,当然,你问:“石兄,你灵性已通,到底想通了什么事呢?”它肯定不会说的,只会日夜悲号惭恨。这里,作者真想表达的意思是石头的心“活”了,并且有个细节要特别注意,就是这颗心是在经娲皇氏煅炼后才“活”的,这就说明,石头的心之所以会“活”,那原因是娲皇氏的“煅炼”。对石头而言,真正的理解是石头的心“活”完全是由娲皇氏“逼迫”出来的,石头是不得已的,石头是无奈之举,既然你娲皇氏“不仁”,那就不要怪我石头“不义”了。这颗 “活心”其实就是“通灵”之心。不过,这时的石头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其他众石一个个补天而去,看此情景,还真是让人失落!在娲皇氏的眼里,石头更是可恶,我不让你补天,你就“心活”了,你的心就“通灵”了,反了,简直就是想造反了。

  所以,在真仙境(青埂峰下)也是有对应的,即石头和心,这样,四个世界里,石头和心,甄士隐和贾雨村,神瑛侍者和绛珠仙草,贾宝玉和林黛玉就完全对应起来了。空空道人用“情”如此之深,观众老爷们是否能体“其中味”?

  在青埂峰下石头“活”的心什么个模样呢?

  这要从娲皇氏讲起,从谐音上看有“我皇室”之意,不管怎么说,女娲娘娘是上古正神,补天造人,万人敬仰,秉一股浩然正气。但是,由于作者让娲皇氏是正面人物出场,所以我们要反照风月宝鉴。那么,这个“娲皇氏”就不是真正的女娲娘娘,而是一个反面人物,带着一股邪气扑面而来。娲皇氏有一个“补天计划”,用“炼石炉”度炼众石,最后发现,有一个石头有 “无材”,有 “瑕疵”,不“合格”,于是便把它弃在青埂峰下。

  但在石头看来,是娲皇氏用邪恶的“炼石炉”“逼迫”自己,逼于无奈才“心活”的。这颗“心”的本事我们暂且不提,但颜色可以猜想一下,“炼石炉”度炼石头,娲皇氏的“炼石炉”是不是三昧真火我们也不得而知,但“炼石炉”里火光冲天、火苗通红通红的样子是可以想象的。那么经历过“炼石炉”的石头应该是五彩石,但是石头之心应该是炽热通红的红色,谁人之心不是鲜红鲜红的?所以石头之心不但是鲜红、通红,经过“炼石炉”邪火的煅炼,甚至是红到发紫、发赤的样子。赤即绛也,那么这颗“被逼”红到发紫的“活心”不就是“绛心”了吗?整部书中没有提到“绛心”,绛珠倒是有一个,看来绛珠就应该是“绛心”了。“活心”与石的关系,就是绛珠与石的关系。绛珠就是日夜悲号惭恨的那颗“活心”。

  所以,从四位一体上看,四个世界里就存在石头和绛珠,甄士隐和贾雨村,神瑛侍者和绛珠仙草,以及贾宝玉和林黛玉四对关系。除了“男一号”和“女一号”外,一僧一道也自由穿梭于四个世界,也是关键人物,天上仙境,青埂峰下与太虚幻境的对应,也就意味着娲皇氏与警幻仙姑对应,石头与神瑛对应。地上尘世,甄府和葫芦庙与宁府和荣府对应,即甄府对应荣府,葫芦庙对应宁府。所以,还可以看到,甄士隐对应贾宝玉,贾雨村对应贾珍等。一切梦幻亦由此逐步清晰,茫茫迷津渐渐浓雾消散。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结构之谜即是四位一体结构。

  精彩内容解读,将在后续西游解梦系列逐一推出。

标签: 精彩解梦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