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九州奇幻系列)我从梦见你的梦中醒来

搜梦网 81 0

    我从梦见你的梦中醒来 之 九州魅影

    作者:髙山流水

    【我】

    我的座右铭是:以梦为马,行程无疆。但是今天我要把它送给一个人,一个手执响鞭的男人。

    那大概是一个哑巴,因为他从不说话,因此他只能做一些极其简单的事情,比如牧马。他曾经喂养过这么一匹马。表,枣红。性,骁勇。状,骠悍。名,暂无。

    后来他把这匹没有名字的马送人了,连同他手中驱马的长鞭以及拇指上的一枚扳指,他把它们送给了一个女人。尽管一个丧失说话能力的男人看上去总会显得有些孤癖和沉寂,在待人接物上他却慷慨的能把自己送得一无所有。

    他虽然从不说话,却总会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也许,这种声音是来自他的牙齿,他的皮肤,抑或他的眼睛。每当他喂马的时候,赶马的时候,给马洗澡的时候,或者蜷在马厩里梦呓的时候,从他的身体里就会接连不断的发出这种声音,君。

    君?

    君代表着什么?没有人知道。似乎它只属于一种局限于哑巴身体里所能发出的声音而已。它什么也不是,什么也代表不了。更重要的是:没有人会对一个哑巴产生好奇。那么他所能够创造出的言行举止不过是和空气一样虚无缥缈罢了。

    生活原本就是虚无缥缈的。

    难道不是么?

    关于那个受他赠送马匹响鞭的女人,她从哪里来,她又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在她曾经所停留过的地方,只流传下来了这么一个故事。

    【从】

    从朔方原广袤的草原上向北一眼望去,武帝八年九月的某一天,有匹伤残的血马驮着一个垂死的女人静静的穿过了晚霞一片的遮虏障。在血马和女人身上,或长或短的插满了一支支利箭,寂寥的犹如夕阳映照下的长蒿,凄凄艾艾,飘飖无声。他们最后在步步沼泽的河滩上陷落,一点一点,挣扎着,终于没有爬上来。

    马死了。

    从九州大地上彻底的消失。

    女人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堆燃烧的篝火前。她极力的想要回忆起一些事情来,尽管这些事情会令她的头颅钻心般的疼痛。但她还是坚持着,牙齿在咯咯作响中犹如打开了一扇记忆里的古朽而又厚重的城门。

    她记得浑厚的泥泽即将蒙上最后一只眼的那一瞬间,她再次看到了那颗无比熟悉的古铜色的星星。

    那颗星星,它在一张面孔的背影下,一只强有力的手掌中,一根干裂的手指上依附着。并且流星一样,迎着她的眼帘划落下来,在瞬间扑来的黑暗中燃烧出最后一道凄厉冷焰的古铜色……

    而那颗星星为什么会令她感到无比的熟悉,究竟在什么地方邂遇过,她却迷茫的像一个失忆的孩子。

    也许,那颗星星只是出现在她很久以前的一个梦境中罢了。女人的梦总是奇形怪状。容易感动,也容易遗忘。

    那毕竟只是一枚古铜色的星星扳指而已。

    【梦】

    梦魇始末。

    跨越锁河山的东麓,在晋北走廊南部的荒野中,独独矗立着一所颓败的破庙。断桓残檐下面并排供奉着两尊神像。分别是月神和星神。千年的尘埃早已把他们堆积的面目全非,除了星神那双空洞深邃的眼睛,似乎贯彻着九州的每一片渺无尽头的黑夜。

    月神的眼睛则是紧闭着的。眼角下,石工的锤子和錾刀留下了一块斑驳的瑕疵,也许这块瑕疵是刻意敲凿出来的,因为它看上去神似一滴月神的浊泪。

    萧落的破庙。冰凉的神像。顽石和朽木堆砌的坟墓。萧落和冰冷无处不在。

    有一个奇怪的景观难能可贵的影射着秋日临近的唯一一道暖。那是月神和星神的手,他们的手,石头的手,居然从长长的垂袖下面相携在一起?

    殷实的尘埃无法穿透,两尊神像的性别却依稀可鉴。月神是个女人,因为她的耳坠精若玲珑。星神是个男人,因为他的喉结状若桃核。也许月神和星神原本是一对相亲相爱的夫妻。因为有了浩瀚宇的遥隔,所以只能化作牵手的顽石,以慰亘古的苦恋。

    当她靠近这所情冢般的破庙,她竟然从死气沉沉的氛围中感应到了另一种生息。这种感应强烈而又坚持,不是垂袖下面相携的石头手,而是星神的眼睛。那双深邃无底的眼睛后面,也许有着一个生生不息的世界,至少可以容她暂时的藏身。因为在她到达这里的时候已是被逼到了穷途末路的窘境。她的身后有荒,三百八十年的穷追不舍。它不分昼夜的吸纳她,吞噬她,消弥她,迫她一步步走向最终的宿命。

    尘归尘,土归土。

    万物生灵,星辰诸神,一个也逃不掉。

    她却逃进星神的眼睛,这并非无稽之谈。因为她是一个虚魅。一个游离在荒野上的精神体。除了荒和同类,肉眼看不见她。

    这片大地为什么造就了荒的存在,若不是有它,我会多么的自由啊。

    她在侥幸逃进星神眼睛的时候,从石头狭缝中冲着庙外无边无际的荒野,开始异想天开。

    【见】

    见缝插针是魅的搬家本领。在逃进神像之前,她曾久住过一段腐败的树洞,虽然时有长嘴鸟的骚扰,但这并不影响她继续的隐匿下去。直到有一天,可恶的蛀虫掏空了槁悴的老树,当它倒毙在一场暴风雨中时,她不得不再次的举家搬迁。借着雨水敲击的溪流泡沫,她钻进了水底。在这里,荒像一个怯水的恶魔一样对水下的她居然毫无办法。然而二百六十年后,溪水干涸了。河底曝露在灼热的阳光下,她只好再次的寻找新的栖身之地。从沙砾的碎片中,她像一条匍匐前进的透明蛇,在荒的脚边,慢慢的游离蠕动,最后终于找到了这所破庙。

    在破庙中,在星神的眼睛中,她看到了一颗古铜色的星星闪烁在星神座像的底部。游离下去,那竟是一枚星星扳指,刚好镶嵌在神像底部突兀的石柱上。它所散发出的古铜色居然可以淡淡的凄冷的照亮整个空洞的神像内部。突然之间她对这枚扳指产生出强烈的好奇心,而在这个时候,一种若隐若现的陌生气息正慢慢的朝她靠近。

    【你】

    你是谁?

    魅除了思考,不会说话,她是一种丧失语言能力的种族。或者在九州大地上,她和同类们根本就称不上一个种族,因为虚体的魅无法结合并生育新魅,且不具有五感,所以充其量只能算的上一个物种罢了。但是她能感知到其他生物精神层面上的变化,不受其外观表情身体语言等影响,于是她所参透到的更接近于被观察者的真实内心。而她刚刚的一声“你是谁”,自然是从精神上针对对方的一种问话吧!

    和你一样,我是一个虚魅。昏暗的角落里,她的问话得到了一种空灵的回应。

    你叫什么名字?

    阏男秀。

    好怪的名字。

    是怪了点儿。你呢?

    叫我君好了。

    君?

    嗯,是的,我叫君。名字好不好听?

    好听。

    嘿嘿,你在角落里干什么?

    凝聚呀。

    凝聚一个实体魅,不错的想法。但是你想过吗?既聪明又愚蠢的家伙,你把一个神像当做保护壳,进来的时候是一个虚魅,等到凝聚成实魅后,你怎么从这里出去呀?莫非你打算凝聚成一只蜜蜂?将来从星神的眼睛里飞出去不成?

    不,我要凝聚成一个男人,将来做一名优秀的术士。

    为什么要做术士?

    为了先知,为了祈祷,为了赎罪!

    好复杂的理想,我可不想活的这么麻烦。要我说你该凝聚成一个勇士,手提长剑,脚跨铁蹄,在万里沙场上驰骋杀敌。

    不,决不!

    没志气。你猜猜我会凝聚成什么?

    一个女人,在充满杀戮的战场上浴血奋战。

    猜的挺准嘛。

    你的内心写满了仇恨。你将杀死所有向你挥鞭的敌人。

    嗯。所以我一直在寻找适合凝聚的环境。但是迄今为止,我还没有找到,所有的地方只能用于藏身,却无法安于凝聚。为什么凝聚一个巾帼英雄要用上一百年的时间?而凝聚一个插秧妇女十年就绰绰有余了?

    因为巾帼英雄是用时光磨砺出来的。

    在这之前我有三个凝聚英雄的魅实都被人为的破坏了。讨厌。幸亏全在凝聚初期,若挨到精神与肉体相结合的束魂阶段,怕是我的精神体早就不复存在了。吓得我在最近一百年来连凝聚的念头都不敢打了。

    你可以去月神内部凝聚,不会遭到任何外因的骚扰。

    我可没有你那么笨,在石头神像里凝聚实魅,对于虚魅来说是挺漂亮的一个保护壳,但是对于凝聚成功的实魅来说,可比一个监牢还要牢不可破呀。

    曾经有个高深叵测的术士用特殊的法术看到了我,他对我说,如果你做我的徒弟,我保证给你创造一个安全的环境供你来凝聚。我答应了,他就把我带到了这里。

    那我们将来怎么出去呢?

    看到这颗星星了吧!在月神和星神的底座上,分别安置着两枚扳指,这枚上面印有星星。月神内部那枚扳指上面印有月亮。等到我们凝聚实魅成功之日,就可以摘下扳指。那个时候机关将被启动,石像会在瞬间迸裂。

    真的吗?假若那个术士骗你怎么办?

    我的师傅不会骗我,我相信他。因为他让我以星神的长相为模板来凝聚,他说他老的快要死了,他把所有的巫术传授给我,也就是说,从某种意义上我将成为他生命的延续。

    这话倒是令我听了心里塌实。好吧,我暂且相信你和你的师傅,下面请你告诉我,我该怎么进入月神的内部呢?要知道她的眼睛可是紧闭着的。

    通过星神的手臂可以穿越过去。因为星神和月神的手是握在一起的。内部并且完全贯通。

    嘿嘿,太好了。既然这样我就以月神的长相为模板来凝聚成一个巾帼英雄啦!

    嗯,去吧!祝你早日成功!

    对了,还有最后一个问题,等到我们凝聚成功之后,会不会像月神和星神那样,相携在一起,做一对夫妻呢?

    谁告诉你月神和星神是一对夫妻了?

    我猜的!

    瞎猜,他们不过是一对恋人罢了。一对苦难的恋人。

    你怎么知道的?

    是我的师傅告诉我的。这是一个远古的传说。

    好像很生动的样子,我想听……

    【的】

    的确,关于月神和星神的恋情,这是一个生动的传说。又由于时间距今太过于遥远,旷古的令人难以置信,所以师傅在给我讲月神和星神恋情故事的时候,他对我说,你可以把他们当做一个不可触摸的梦境来感受一下,但千万不要相信它。

    为什么?

    当时我也是这样问师傅的,他只对我说,等我带你进入这个梦境你就自然明白了。

    【梦】

    梦魇又一次张开它那魔鬼一样的口袋,将两条游离的懵懂的虚魅收拢进去。

    远古的九州大地没有涣海,潍海和滁潦海的隔离,所以不分北陆东陆和西陆。完完整整一块四千万拓的陆地被浩瀚洋包围着。在这里,雏形的人族圈地为城,相互争夺和杀戮以占取更多的食物和土地。当时声名远播的是一个以女子世袭为君王的城郭。一个九州大地远古时期最大的城郭。

    叫作星月城。

    因为她们拥有着两块神奇的扳指,一块名为凌月,一块名为驭星。

    当星月城的边界发生战乱,星月女王就会把左右手的拇指上分别戴上两块扳指,合掌于城楼之上,默默的诅咒。每当这个时候,倘若在边界挑起战乱的异国枭雄还不知进退的话,他们便会遭到天谴。

    真正的天谴谁都没有亲眼见过,传闻天空突然会掀起暴风骤雨,好像有人看到两条龙在乌云中穿梭。一条会嘴巴吐火,一条会鼻腔喷水。沿着星月城的边界巡回逻去,直到将所有的兵士以及铁马金戈全部烧毁和湮灭……

    因为有了这样的一个传闻,所以星月城的占地面积可以无限的延伸,却又很少遭到外族的侵犯。直到有一天,星月城延伸到了一个不起眼的小部落村庄,这里的贫民不知道天高地厚,居然拼命的挖掘沟壑,企图将星月城和小村庄隔离开来。这种做法开始并没有引起星月女王的注意,她甚至毫不理睬,任由无知的贫民像蚂蚁一样碌碌无为。但是不到半年工夫,远远近近所有的城郭和部落村庄都效仿起来,全部大动干戈挖掘沟壑,星月女王觉得有趣极了,干脆让手下在城楼上搭建了高高的看台,闲暇时候专门跑上去眺望消遣一番。只有那些靠近星月城开挖的民众,她才会下令放箭射死他们。或将那些刁民们赶到穷山恶水的地方,至于他们在那里是否继续开挖,女王就不管不问了。

    很多年后,女王换了一个又一个,在临近以东沿岸开挖的居民终于引来了浩瀚洋的水。海水直扑内陆,淹没了大量的内陆土地同时,星月城大半的疆土倾覆在一片汪洋之中,城中的居民和守城的士兵以剩下少半的疆土为营,开始向东疯狂迁移。星月城女王终于觉悟了,她决定倾巢出动,要把剩下的地盘全全占领。然而此时的内陆海水,开始向着原本挖好的沟壑分流出去,居然将偌大的一块陆地切割成了三份。而在东块陆地上,当新兴的星月城,外围疆土翻山越岭的蔓延到了一个名叫晁的小国边界时,老女王因为外海的侵城,又因为连日来的操劳征战突然染上风寒,便再也不能主持大局,只好仓促的责令公主世袭了她的王位。

标签: 梦见自己相亲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